三孩政策或更利好二線城市 住房等配套政策成“敢生”關鍵

三孩生育政策放開以后,“衣食住行”中的“住”成為社會討論的焦點,房子夠不夠住、孩子3歲前如何托管等,成為擺在育齡夫婦面前的現實難題。


業內人士認為,一線城市養育成本高、生育意愿低,三孩政策或更利好二線城市,未來二線城市人口數量有望超過一線城市。此外,住房成本是人口生育率的重要影響因素,要讓育齡夫婦想生、敢生,還需要在住房、托幼、教育、家政、就業等一系列配套支持措施方面下功夫。


三孩放開或更利好二線城市


“單獨二孩”、“全面兩孩”政策實施以來,我國“二孩”生育率明顯提升,出生人口中“二孩”占比由2013年的30%左右上升到2017年的50%左右。2016年和2017年我國出生人口大幅增加,分別超過1800萬人和1700萬人。2018年以來,出生人口數量有所回落,2020年我國出生人口為1200萬人。


廣東省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李宇嘉認為,二孩政策確實在一定程度上帶動了住房需求的增長?!吧⒌幕旧嫌袃深惾巳?,一類是高收入人群,經濟壓力較小,另一類則是本身對宗族觀念比較強的群體,他們主要集中在三四線城市甚至農村,但生育政策對他們住房需求的影響不大?!?/p>


那么,二孩政策在帶動住房需求方面的紅利能否復制到三孩上?業內對此看法不一。


“三孩政策最大的收益城市是二線城市,一線城市的養育成本高、生育意愿低,但二線城市具有較好的基礎設施和人居環境?!必悮ぱ芯吭菏紫袌龇治鰩熢S小樂認為,“未來在一線城市人口回流以及三四線城市人口轉移的趨勢下,二線城市在人口數量方面有望超越一線城市?!?/p>


“對于北上深等一線大城市而言,即使三孩政策放開,真正愿意生三孩的比例還是個未知數,從目前二孩的提升比例也能看出這一趨勢?!?8安居客房產研究院分院院長張波說。


“三孩政策對房地產市場是利好,但不要高估這一政策對全國的影響。有實力生的一直也沒被‘抑制’過?!敝性禺a首席分析師張大偉認為,房地產業近十年的快速發展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70-90年代的第二、三波嬰兒潮,期間家庭數目的形成和增加帶來了巨大的住房需求。未來受益于人口紅利的增加,長期會產生新增的房地產需求,但數量并不會扭轉房地產走勢。他以北京為例稱,“之前二孩政策對市場的影響并不大?!?/p>


從近日中指院在全國收集的超10000份的問卷調查結果來看,已婚家庭單孩占比58%,二孩家庭占比30%。二孩家庭中,有生育三孩意愿的占比接近55%。受不同地區風俗習慣、生活成本的不同,生育三孩的意愿呈現明顯分化,廣東、甘肅、廣西生育三孩的意愿較為強烈,生育意愿占比均超50%,廣東最高,為65%。貴州、山東、河北、重慶、四川、福建等省份生育意愿也在40%以上。


計劃生育三孩的家庭要不要換房?問卷結果顯示,計劃生育三孩的家庭打算換房的整體占比接近九成,換房需求較為強烈。其中,二線城市換房需求最大,占比91%,其次為88%的一線城市、86%的三四線城市,縣城最弱,占比79%?!斑@可能因為城市能級越低,原本的戶型越大,越能夠一步到位滿足新增人口住房需求?!?/p>


三孩配套支持政策亟待完善


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表明,2020年我國育齡婦女總和生育率為1.3,已經處于較低水平,這主要受到育齡婦女數量持續減少和“二孩”效應逐步減弱的影響。


“低生育水平也是經濟社會發展的一個結果,生育水平的高低既受政策因素的影響,也受經濟、社會、文化等因素的影響,后者的影響力在逐步增強?!眹鴦赵旱谄叽稳珖丝谄詹轭I導小組副組長、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在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主要數據結果發布會上表示。


近年來,高房價一直被認為是最好的“避孕藥”,對大城市的工薪階層尤為明顯,學區房的價格、教育政策的一舉一動更是牽動著各方的心。此外,育兒成本高、生活工作壓力大致精力有限、父母年紀大難托管等、女性職場受限等,都成為影響家庭生育決策的阻撓因素。


在2021年5月31日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上,出臺三孩生育政策的同時也特別提到,“要將婚嫁、生育、養育、教育一體考慮,加強適婚青年婚戀觀、家庭觀教育引導,對婚嫁陋習、天價彩禮等不良社會風氣進行治理,提高優生優育服務水平,發展普惠托育服務體系,推進教育公平與優質教育資源供給,降低家庭教育開支。要完善生育休假與生育保險制度,加強稅收、住房等支持政策,保障女性就業合法權益”。


在“房住不炒”的原則下,未來對三孩家庭的住房政策支持可期。許小樂建議,可以從降低購房成本的角度入手,如適度降低多孩家庭購房首付比例,對“賣一買一”的改善型換房需求按首套購房計算首付比和貸款利率,加大房貸利息抵個稅力度,減免多孩家庭在購房交易環節及持有環節的相關稅費等。


長期關注人口問題的攜程聯合創始人、執行董事局主席梁建章甚至提出,建議在高房價地區,三孩家庭買房半價。


梁建章稱,現在的房價里一大半都是土地的價格,可以把這部分作為購房補貼返回給家庭(比如說在高房價地區:一孩房價九折,二孩七折,三孩五折),并且同時增加那個地方的建設用地指標?!拔覀兊耐恋卣邞摳俗?,哪些地方有更多的人口流入,就應該給更多住房的用地指標,來增加供給和平抑房價?!?/p>


另一方面,三孩政策亮相,未來家庭居住格局或生變,一些開發商迅速推出“五房戶型”推廣文案,也有分析師表示看好大戶型。但應該看到,“房住不炒”深入人心,三孩配套措施應真正讓老百姓得到實惠,而不是變成一些群體“割韭菜”“薅羊毛”的機會。


“戶型面積的變化不應走向極端?!睆埐ㄖ赋?,“南北差異、房價差異、觀念差異都會導致各地在這一問題上會呈現明顯差異,在這一問題上不應‘拍腦袋’,而應充分了解當地的需求?!?/p>


此外,三孩的到來不僅僅是增加一個房間的問題,還應從社區角度考慮托幼等配套問題,這將給未來房地產開發、物業服務和居住服務業等行業帶來很大的思考和發展空間。


“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有關調查,我國育齡婦女的生育意愿子女數為1.8,只要做好相應的支持措施,實際存在的生育潛力就能發揮出來?!睂幖獑凑f。(中國經濟網記者 李方)


0793 - 8232626